網誌地址遷至 www.myWoolf.com

无题 『??』

原来订在今天(星期五)开始考试,教育部却突然宣布开斋节假期提早一天。结果我们的考试通通推迟一天,原来想要在假期前就把长达3小时的 Pengajian Am 试卷二给考了,这下子假期后的星期一还得在没空调却只有小风扇的礼堂里奋斗——谁知道届时会不会就是个大热天了。

不论如何,每次假期我总是很不自爱地迟睡迟醒、吃不定时。这次还没假期身体就不舒服了。喉咙痛(依老妈的说法是“发热”)、很疲倦(因为之前有几天睡不着)。昨天大风很不识时务地把沙石灰尘吹进房间,沾在床上,结果才躺一会儿全身就发痒,虽然起身把那些本来就不该在床上的东西通通扫到地上*swt,可是身上的痒止不了,说是听了老鼠乐队的《痒痒舞》也不以为过,呵。

结果当然又没睡好……

[Image: tlboy025m.jpg] 今天老妈又一直在“喂,要考试了啊”、“读点书啊”、“去练习作数学啊”,心情不是很好,是烦闷还是感到压力自己也搞不清楚。不过根本不想用功啊——

有逃离这个世界的冲动(不是想去死哦),因为现实里有太多东西无法选择,鲜少有机会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如果能做为一个自己理想的个体活在自己的理想世界多好,是不?

看过细野不二彦的《梦游怪侠 THE SLEEPER》吗?幻想太多,无意识空间的自我会变成“最蝴蝶”。

(然后会进入“蝴蝶航路”,再通往“雷特之河”跟世界说 Bye-bye 了)

『幻想之路老是会通向死亡之河』

对自己说(如果听得到的话):快点醒来好好用功吧!



分享到微信

沒有留言 臉書留言

張貼留言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您的一個留言就是很大的鼓勵!

(: 沒有 Blogger 帳號的讀者,請選擇『名稱/網址』留下您的大名! :)

Copyright © 2007- Zed Woolf,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