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地址遷至 www.myWoolf.com

其实每一次考试前,几乎都是这个样子,这么多年来,一点进步也没有呵。

算上学校正式记录的测验、期中考、年终考、政府考试等,自小学以来,我已经参加了不下 50 次考试了吧。可我还不是真正喜欢考试的那种人啊,尤其在升上中六后,考试范围已不是我平时在课堂上半睡半醒(虽然我并不是刻意的,但这样好像是可以进入“右脑状态”的),偶尔温习两页就基本可以应付的程度了。

我害怕考场失利的挫败感——即便我已经面对了数次(最近的一次就是 SPM 吧);但因此我更不爱考试了,我想要悠闲但自信地过生活,而不是战战兢兢,为这个教育制度弥生的东西而烦躁、顾虑,更不想让这个庸俗的东西衡量我的潜力(其实我相信我有!)。

当然我也有人们认为的“怠惰”,要知道生命实在短暂多变。虽然我还是不知道到底人们来世上走一遍是为了什么,但本能使我贪婪地想要多一点时间、多一点机会。睡眠是浪费时间的一大祸首,但我不想在逝去后才有者在灵前说“现在,他终于能真正睡一个长长的好觉了……”。我也不想在年轻的时候却终日埋首与课本中;想在学习能力、身体机能都在巅峰时期像海绵一样吸收我真正喜欢的知识技能、而不是为烦闷基本都是背方程式的科目勉强。

如果找到发泄的管道,我可以滔滔不绝地抱怨吧!记得有个朋友对我说过:“如果给你一只麦克风,你会……”(我忘了下半句了!)。可有时会从这个状态中醒过来,忘了我原来只是想要几下在考前依旧怠惰,心中却矛盾的心情了。

我真的不喜欢这样——每个就是按着相近的格式、套上方程式的课业。理由其实也很简单,我无法轻松记忆那么多。当厌恶与理性争斗,这是压力的来源。(明明尝试努力,却无法记忆;明明无法记忆,却必须得记!)

大离题~


分享到微信

话说我的笔电里一直就连个像样点的图片编辑器都没有。当需要编辑图片时,竟只能可怜兮兮地使用 Microsoft Office 自带的 Microsoft Office Picture Manager (只有 Resize, Crop 这类基本功能),实在是惨绝人寰啊。而其实我一直在搜索便携式(很明显是破解版)的 PhotoShop ——毕竟完全版的文件大小太大,又得付费;即使用 KeyGen 后也可能随时被抓包。为什么不下载网络上林林总总的免费编辑器就得了?这不单只是心理问题,毕竟 PhotoShop 功能比较专业,即使只是要做一般的编辑,只要一个软件就足够抵过两三个免费软件了。

可惜下载了 N 次 N 个文件,要不是不能正常执行,要不就是更常见的——恶意软件或代码。稀罕我没有气得乱吼乱叫,是早就料到了;还是变得成熟一点了?

[Image: pscs4_yeah11.jpg]
今天在下载时不小心关了路由器的电源,而又正好那么不巧伺服器不支援续传下载,只得画商整小时重新下载。但是这次似乎终于成功了!成功开启,扫描后也没有发现恶意软件;突然觉得重新下载是值得的。就这样, Portable PhotoShop CS4 正式入住我的笔电;虽然我不知什么时候会被防毒软件捉到“把柄”,给赶出去了。

原来是想要画个漫画人物抱着 PhotoShop 的标志的图片以庆祝的(虽然可能高兴太早),但是夜已深,何况不习惯用滑鼠作画,估计短时间不能完成就作罢了。

※ 还想把笔电的手指触板当手绘板的(一只手按着按钮,用另一手描),相信我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可是发现还是很不便啊。


分享到微信

上个星期 MUET 考试结束,这个星期又完成了麻烦的 R&C Presentation ,是否该大大松口气?只是生活依旧这么地过,没有太多新意,实在让人郁闷。

期中考距今只剩约半个月,而我又开始无心向学、无法集中精神上课了(其实原来就是这样,只不过因为考试将近而较在意,但“症状”较严重了倒是真的),似乎是因为我又(隔了大约四、五年吧)那样(那样是哪样?)

话说自四月底的某一天,发现(惊觉)喝过冰水后“半边脸的里面”感觉麻麻地——又是有牙齿给蛀了!而在经过半个月以上的闭关练功修身养性后,在前天终于发展成痛楚从牙根一路顺着牙床、牙龈什么的蔓延到真正的半张脸。所幸并没有到连脸颊也肿起来的地步,谢天谢地。

最近为部落格加了个链接页(请按栏目上的“链接”按钮),基本上是昨天才把大部分链接加上的。

http://www.wolfsirius.co.cc/p/links.html


部落格域名已遷至 wolfsirius.info (公告更新於 3/2011)


分享到微信

话说今天是五月一日劳动节,老爸没有工作、老妹没有补习。所以自两个星期前,他们就开始打算这天到哪儿去逛逛、怎么消耗难得的假日。可这么一天真正来临时,大家都没了主意,最后听取了老妈的提议——到槟岛的 Prangin Mall (也就是俗称的“新光大”?)的戏院去看阿牛执导主演的《初恋红豆冰》。

到达时只差半个小时就要播映了,奇迹地(会吗?)在短时间内买到票,还得等进场呢。不打算给影评,只是个人觉得还不错,结局倒真实,一点让人惆怅。

反正其后,就是在广场里逛啊逛的耗时间,大半天就过去了。

-------------

话说两年前老爸买给我用的手机,最近被他以需要其手电筒功能的理由,(在未得到我的同意下)拿去用了。然后又莫名其妙地,要给我买个新手机。就在今天从槟岛回来后,被带到附近的 Tesco Extra,最后买了一部 CSL M30i。

为什么选了 CSL 这个牌子的手机呢?当然不是为了支持国货,只不过是价钱便宜,老妈就打从很久以前就决定(内定)了;而我想平时手机就只是用做传简讯、拨电,什么牌子大概不会有什么影响,也可以节省点,就没去做无谓的计较了。

[Image: csl_m30i.jpg]
当时 M30i 是柜台上第二便宜的款式 *uplook 理所当然地选了它——基本上我是喜欢它的,除了外观外。颜色只有红与蓝两个选择,而且有点厚。可是最后想起该有的几个守则——“不要以貌取人”、“感情是需要培养的”、“不要诸多挑剔”等等……还是买了,慢慢来就会上手的。


分享到微信

Copyright © 2007- Zed Woolf,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