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地址遷至 www.myWoolf.com

我快挂了…肯定的·绝对

[Image: Puppet_Untitled_17012011]
“收藏”起来;却被遗忘的木偶;线早已纠缠、破烂不堪;可偏偏就还束缚着他,连想要捡回自己的断手也不能……

我想再过不了多久,我就会死了;当然死了也许会轻松点,更糟的是全身病痛,自个儿辛苦,也累了身边的人。

话说其实我是一个轻度网瘾者,这下子却在一个有电脑,没网络的摊子打工。才忍了一个星期就受不了了;每晚回家只冲了个凉,就死赖在电脑前上网——面子书、自己和别人的部落格、讨论版等等……总是耗到凌晨一两点,被老妈催了又催才肯上床睡觉。早上八时起床,说是睡了六个小时,却是还没算上睡不好的时候、其实对恢复精神不太有帮助的浅睡时段等等。隔天当然是头痛、疲累。可这样的作息我还维持了超过两个星期,真受不了了,才请假休息。

再说吃的…我现在在 Tesco Extra Sbg. Jaya 打工,这儿的食物都又贵又少又不好吃,也幸亏离家不远,从来都是父母把饭盒送来。老妈想‘顺便’改了我偏食的习惯,爱在饭盒里放上几根菜;或是小玉米、或是我根本不知道叫什么的‘植物类’食物——不是什么奇异的东西,只是我偏食不爱吃蔬菜也不认识它们。虽然我都吃了,可还是没喜欢上。*这些都是顺便提起的*

因为在学校里因为休息节时间而培养起的习惯?生理时钟?我常常在上午十一时左右就肚饿了。有天饿得眼花、胃痛,只好花钱去买些饼干充饥(当时竟还边按着肚子边冒汗边比较价钱、分量、口味,想尽量花最少的钱买最大包最好吃的饼干)后来就喜欢带上一两包夹心饼干。晚上回家后,边上网边吃这些饼干(又是!)。

直到老妈看不过眼,叫了起来:“你一天吃了这么多饼干,不怕得糖尿病?!”这才想起来,说是当头棒喝再适合不过了。对吼…这下真糟啦!已经改不了啦,只能想办法让自己少吃点。

就是这样,如果不久后我因病挂了,肯定有大部分是因为以上的作息。(当前感冒中……)



分享到微信

沒有留言 臉書留言

張貼留言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您的一個留言就是很大的鼓勵!

(: 沒有 Blogger 帳號的讀者,請選擇『名稱/網址』留下您的大名! :)

Copyright © 2007- Zed Woolf,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