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地址遷至 www.myWoolf.com

就這樣……

我再也不想寫“我·我·我”了! *anger

//**
我還是寫了,說個人部落客都是暴露狂,可這也露得太多了吧。會暴露的常見原因有很多種,比方說過度渴望他人了解其內心;為了出風頭、成名等等…我又是為了什麼?也許只是因為憋在心裡久了,難受,不吐不快。

這其實對個人隱私保安是很危險的。

不吐不快,可寫了又怎樣?真該一如以往放上“純屬虛構”的標籤,然後就當是一時的胡扯瞎說,裝作忘了依舊不死不生地過活。

隔了快五年,還以為已經看破紅塵心靜如水了。因為不情不願進入中六而一度壞到極點的心情在約半年後逐漸回复後,我戀上了一個女生。其實不太會形容,總找不到一個認為真正貼切的詞句,該說那只是在一剎那、不經考慮地、不知為什麼地就把一個人一下子擺到心裡的第一順位了;糟糕的是。對方是一個雖然不是初次見面,但我根本完全不認識的女生。

一切的一切,或該說根本什麼都沒有的要從那平常的一天說起,沒有什麼特別的前兆,陽光依然在午後烈了起來,所有的人事物都如常地進行着。在那時候還沒請來教練、有時悶得只好玩遊戲的武術團活動裡,我百般無聊地東張西望時,就看到了她。說過了,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她,但從來沒有注意,因而也完全不認識她;那肯定是哪個組件短路了,要不心裡怎麼“錚”的一聲,一下子就被她的影像填滿了?

在隔天的 R&C Presentation,她報告了組員的名字,當然也包括她自己的…那時我第一次那麼認真地記下一個人的名字。也因為知道了她是誰,後來才得以知道關於她的更多。

[Image: 會畫漫畫]
有段時間我天天想的是如何認識她(或其實是要被認識)……可是,(雖然有時候看起來不像)我還是那個膽小、內向、害羞、懦弱、猶豫、憂鬱的我(啊~把自己說得太糟了,但又覺得的確如此…)害怕任何行動顯出的唐突只會招致被敬而遠之的後果,就什麼也不敢做了……

[Image: 有個性(?)]
也許就這樣決定了我只能有事沒事都到圖書館繞一圈,經過她班級的時候以我“高超”的底子施展兩秒內轉頭·定位·接受影像·回頭這種早在五百年前就失傳的功夫偷看她,結果差點扭傷脖子(這是真的)。也總在走廊上與她擦身而過,看到她與其他男同學要好時自己生悶氣(有點幼稚)。就這樣整年就過去了,都畢業了,可能再也不會見到她了。

[Image: 會日語]
//**
有次碰上她從圖書館裡出來,目光停在我衣袋上方的標籤(名片?)上,是否記下了我的名字呢?

Hidden section

就當不會有熟識的人看到這篇博文了,;其實也無所謂,就像我去年在過去的博文是熟悉的陌生人說的:真正關心你的人是不會恥笑你的,不關心你的人更不會理你到底寫了什麼、有什麼感受……所以我真正害怕的其實是這兩種以外的另一個分類。


分享到微信

沒有留言 臉書留言

張貼留言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您的一個留言就是很大的鼓勵!

(: 沒有 Blogger 帳號的讀者,請選擇『名稱/網址』留下您的大名! :)

Copyright © 2007- Zed Woolf,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