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地址遷至 www.myWoolf.com

當一年來到尾聲,總得依照慣例 做做樣子 來個回顧,總結這十二個月三百六十多天來的點點滴滴、成就目標、歡樂欣喜和遺憾。



分享到微信

我無法用輕快浪漫的詞句描述這樣的處境;在撒進暮日空洞餘暉的房間裡,坐在電腦前,昏了頭。

手上四三個軟件系統開發的課程項目至今沒有可見的進展,也只能乾著急。早預見這學期可能保不住那值『區區』二十八千的一等文憑,只是不高興、不甘心,寧死也要持續掙扎至那時候。是的,因為不高興、不甘心。

如果、迴路、輸出、輸入——

是這麼有條理、系統化的東西,為什麼卻不能把一切掌握在手裡。於是我借著昏了頭的理由,闖到妳那裡去。

「只是走錯了路。」我說,小心翼翼不讓妳發現我的企圖。「因為昏了頭。」

「沒關係。」妳打了個哈哈,這麼說。

然後我們開始有一句沒一句地聊天,直到認為可能打擾了妳、打斷了妳本來在做著的事。

「沒什麼,不急。」妳接著說。「要不我也不會搭理你。」







後記:
終於提交、發布作業後也只是寂寞考,把課堂和參考書上的東西生吞活剝地存檔、讀取、存檔、讀取、存檔、讀取,為那時的奮筆疾書、或放榜時的歡呼。再恢復相似的日子,而我又只得唱自作孽,從不給故事圓滿結局的報應。

因為妳將離開,而我還在這裡。


分享到微信

『癌症』,對我來說是彷彿很近又彷彿很遠的東西——我未見過面的外公是因癌症逝世的;前段日子我妹妹的老師也因血癌逝世;時不時亦聽聞小學同學、中學老師、或哪個曾經邂逅的人患癌,總覺患癌的人比想像中的多,幸的是至目前為止還未有真真正正的切膚之痛,我的至親、好友、愛人仍安好,那是幸運的,但若不注意健康、防癌,也難保有朝一日不會成為患癌的一位。

什麼是癌症?
簡單來說就是細胞突變,尤其會異常增生並形成腫塊,在多原因、多階段和多次突變甚至轉移而引起的一大類疾病。



分享到微信

標籤:日本神話、古事記、伊邪那岐、伊邪那美、天之御柱、大八島國。


這是一隻狼作的 漫畫 塗鴉式《古事記》連載。


分享到微信

標籤:日本神話、古事記、伊邪那岐、伊邪那美、水蛭子。


這是一隻狼作的 漫畫 塗鴉式《古事記》連載。


分享到微信

標籤:日本神話、古事記、創世、伊邪那岐、伊邪那美、天沼矛、淤能碁呂島。


這是一隻狼作的 漫畫 塗鴉式《古事記》連載。


分享到微信

標籤:日本神話、古事記、創世、神世七代、伊邪那岐、伊邪那美。


這是一隻狼作的 漫畫 塗鴉式《古事記》連載。


分享到微信

標籤:日本神話、古事記、創世、別天神。


這是一隻狼作的 漫畫 塗鴉式《古事記》連載。


分享到微信


「我要吃掉你/夜裡未醒的夢」——壁虎。

我的被子上
爬了一隻壁虎
搖晃小小腦袋
如斷藤般攀附
漆黑能映出什麼
嘖嘖嘖
你怎麼還不睡呢
因為你還在我的被子上啊
甩 · 二十指
我的被子上
爬了一隻壁虎
我要吃掉你
夜裡未醒的夢
嘖 · 嘖 · 嘖


分享到微信


這是為了自以為可以瘦一輩子的人而畫的漫畫。


分享到微信

總算開始做即將到達期限的阿塞門(若不提醒組員恐怕會到前一天才不眠不休地趕),不情不願地。

這是個要編寫一個對照分子樣本計算相似度的 C 程式的作業,已經提供數據文檔。教授在課堂上給過指示,那時精神不好的我卻聽得不清不楚,這次只好勞煩組員再給我解釋,有個概念就可以開始。

用不熟悉的編程語言處理不熟悉格式的文檔,在組員仍絞盡腦汁試圖讀取文檔行列時,已經寫好計算相似度的代碼。以為可以進入下一步,運行來運行去卻總覺不對,原來巢狀迴路的內圍沒問題,可外圍不論怎樣,只運行一回合就跳出(就像我以為我已經成長見多識廣,其實仍是在一個心的牢籠裡回轉),於是要各對照十萬兩千五百四十個數據的十個樣本,只完成第一個。

努力地要找出找出問題所在,卻製造/發現更多問題,我想這就像程式設計師 Mr.Pig 所說:「多加一行只要一分鐘,但多出來的 bug 可能會害你找一輩子。」


分享到微信


這是為了因為心煩而忘了做阿塞門的人而畫的漫畫。


分享到微信

——給WJ學姐

來找畢業的友人,小心地打扮得漂亮,卻微笑著問我與她的事。無聊地等待兩位今天的主角,妳似乎有些煩躁。

紫袍的人們在擁攘中來來去去,陽光下看不見閃閃爍爍的閃光燈,嘈嘈雜雜嘻嘻哈哈嘮嘮叨叨述說他們在這兒過去的故事、和未來如四方帽地高飛。

一年後在這裡的妳看到了什麼?為何如斯落寞……?是否覺得景色依舊人事已非?是否在心煩着什麼?與氛圍格格不入?浪費了太多時間等候?抑或只是口乾肚餓?

多心(但願如此)的我卻是如此沉重,收斂笑容,怕再惹妳不快。


分享到微信

為你認真看待這一段旅程
打點行裝時
萬分期待前面未知的路
每一道無意義的風景
必會因為有妳而美麗吧

花徑或葉道
高山和盆地
一定都走得過去吧

烏托邦或香格里拉
即使不願到達
永遠都在前方的夢吧

即使害怕
還是請求妳當這旅程的伴呢

是已有想走的路呢
還是已有(想一起的)旅伴呢
妳似笑非笑

「可以述說你的旅途啊」

因為不知道能否走下去呢
於是 我成為(依舊是)一個孤獨上路的旅人


分享到微信


這是為了所有煩惱的人們所畫的漫畫。


分享到微信


這是的續集,純為好玩的胡亂塗鴉。


分享到微信

Blogger 於 2010 年就已經推出對智能手機的移動模版(只需在網址加入後綴 ?m=1 ),當時還在 Blogger In Draft 的試驗階段我就已經是用戶;後來正式推出,正趕上幾乎人人都使用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的時代;經過幾次修訂升級,在去年九月正式推出自定義移動模版的功能

當時就想自己編寫這個部落格的移動模版,無奈對這方面幾乎沒有認知與技術,在今年四月的重新修訂模版,並沒有納入設計中。

其實想自定義移動模版的原因非常單純——想要讓廣告布條也能顯示( Blogger 自帶的模版無法添加 HTML/JavaScript 小工具);最近知道 Nuffnang 也推出對移動設備的懸浮廣告布條,咬咬牙花一點時間編輯模版。

說是編寫模版,其實只不過是把原本的版塊位置改一改,去掉不必要的小工具等等。


分享到微信

黑胡椒羊排客串。



分享到微信

那隻羊討的BT種子,下載了最近很多朋友在議論的《The Conjuring》。

一開始是抱著看恐怖片被嚇得不敢一個人睡覺的心理準備的,結果……

一點也恐怖
這是真心話。


分享到微信


第四彈,是某只自命“白白嫩嫩”的貓的身世。


分享到微信


這是《X戰警》裡的金剛狼 (Wolverine)。


這是會「嗷嗚~」的狼 (wolf)


這才是真正的 wolverine


分享到微信



如題。其實我好想出去玩…


分享到微信

學期中課業、活動繁忙,卻還是有機會到書局走走;價格使然,『未讀』的書久久才增加幾冊。家人買的靈異懸疑短篇小說,倒是興趣缺缺,不在此列中。

假期是『解決庫存』的好機會,至此已將林悅《悅有趣》、護玄《因與聿案簿錄》僅擁有的一至四冊、及翎龍《我也曾經放牧。時間》讀完。

不只是書,下載後存在電腦裡的動畫和電視劇也一樣,《×××Holic 續》、幾部《世界奇妙物語》的特別篇、《打工吧!魔王大人》、《百鬼夜行抄》和《35歲的高中生》,全部解決。

到醫院把腿上一顆東西割了,果然是油脂腺堵塞後的產物(身體有啥不對,往往靠著自己的一點學識就能推敲出原因;但要注意勿過分自信,且萬萬不可胡亂治療便是),縫了七針。好久以前補過的牙又疼了起來,心情自然不好。

假期前就想著要去買本素描簿,想乾脆不停地畫就好了;兩個星期以來在腦中勾勒的線條清晰了又模糊、模糊了又在那上面塗上新的顏色,手卻實際一點沒動。寧願在心中咒罵匿藏牙縫間,後來造就齲齒的牙垢,把幹勁漸漸消逝歸咎於這裡那裡的不順心,另一廂卻想著要如何才能享受這個假期便是(暗地裡的不死心啊)。

愛聯誼的女孩偶爾打開電腦回复信息,卻嗅到字句間淡淡客套的味道;與其的聯繫,也只有如此而已。


# 假期還有:八個星期


分享到微信

很多時候,比起虛構的故事情節,更喜歡閱讀散文。作者的回憶、平靜述說的故事,給懵懂時期的我造就不少的憧憬,悄悄地把那認定為生活中欲追求的浪漫,而隨著年齡漸漸地增長,這份浪漫也漸漸地清晰了起來。

也許又是哪個作者說的,散文是不成斷行的詩(什麼人說過哪句話,並不比數理課本上的方程式好記)。表示同意,因為即使寫的是生活,那也是詩啊。

可是,也不是所有散文都愛的,正如不是每種詩意都能對上胃口。更多時候是沒能吸引我沉溺的——年代太近的無聊,太遠的無法想像;年紀小寫的有強說愁的嫌疑,年紀大寫的又嫌字句間有倚老賣老的意味了。

要怪誰呢?是否要怪讀得多了,口也刁了?因為印象中更早一段時間的我是較不挑食的,只要人們說那是寫得好的就能讀完。

罷,轉念想想現在這樣,若能讀上哪段引人的文字、或喜歡上哪位作家的散文,豈非更難能可貴。

——一三年七月七,閱《我也曾經放牧。時間》中


分享到微信


第三彈講述梨子家族的故事。


分享到微信

楔子:這個世上,存在著『人』和『非人』。人類似乎是其它生物所嚮往的,多少精怪修習百年,不為成仙,只為了得到人類的模樣。可,在這同時亦有許多人類往『非人』的道路前去;他們是有什麼因由、為了什麼?每一位似乎都有著他自己獨一無二的故事。


第二彈是講述山羊家族的由來。


分享到微信


這篇講述的是小狼的由來,第一彈。


分享到微信

距今一百年前,人類的天敵出現了;他們與人類有着壓倒性的力量差距,不久人類就面臨滅絕的危機。倖存下來的人類,建造了三座牆,並在牆內度過了一百年的平靜日子。
然而……這一天,他們回憶起了,在『巨人』支配下的恐懼和屈辱。



我要利用巨人的力量征服世界,不行嗎?

在那之前要小心不要被吃掉就是了…



分享到微信

——「來來來,這些是禮物,你們自己選吧!」

派禮物時卻少了一份是很尷尬的事;而少的是你的那份時更是尷尬。

「咦?小狼沒有拿到哦」


其實自己根本就不在意,才會讓其他人先選;而現在卻要被其他人用『你好可憐』的眼神盯著,彷彿你是個被同班同學排擠的可憐小孩子。

「怎麼辦?要說沒關係嗎?就算這麼說其他人也會想這不過是故作輕鬆罷了;可是的確不在意啊!等等,特地帶來的禮物要說不在意那不是對送禮人很沒有禮貌嗎?可是要怎麼辦?啊,好討厭。那邊在找還有沒有剩下的禮物了,找到還好;要是找不到那我不是真成了可憐蟲了嗎?啊,我笑得好尷尬,現在是該露出熱切的眼神嗎?這樣他們會誤會以為我很在意啊,可是……啊啊啊」

點擊『繼續閱讀』


分享到微信

在書局裡看到正在讀書的『安哥』,總是會嗤之以鼻。心想那往往不過是充當司機、或是為了付款而被拖來的父親或丈夫;卻似模似樣地在閱讀『勵志書籍』或『古典文學』,若真買回去卻不過翻了幾頁就呼呼大睡,從此再沒有動過 ——那源自我對父親的印象,以致應用在所有『安哥』身上了。

直到那天,我站在『文學』的架子前,翻閱著我所不認識的作家的散文集,偶爾偷瞄書局裡選書的年輕少女;突然想到:此時此刻站在這兒的我,在其他人眼裡又是怎樣的呢?穿著鬆垮短褲拖鞋、一副死人樣的我,怎麼看也沒有一點文藝氣息吧。

——搞不好更像個邋遢的宅男呢。 :(


分享到微信

// 每个学期的这个时候都是满满的阿塞门和测验,若每次都要发牢骚实在不入流。

两个星期前终于不堪问题多多的旧手机,趁这个机会换了台智能手机。



经过重重考量后,选了Motorola Atrix 2。

(图片取自官方网站


分享到微信

Happy Mother's Day!
祝所有的媽媽:母親節快樂 :)
Happy Mother's Day to all the mothers in the world~


分享到微信

投票日終於要到了。說『終於』是因為自國會解散以來,各種媒體,每天各種好戲不斷上演;臉書也充斥著許許多多某黨耍的骯髒手段消息。走出戶外,密密麻麻破壞市容看了反感的藍旗,感覺很累很累。


PRU-13 限定 banner。

投票日以後,不管結果如何,總有喘息的時候吧。大概…


分享到微信

[Image: 唐傘小僧]
I'm so reluctant to use this 'umbella'.
我真不想用這把“雨傘”。


分享到微信

為什麼東西做不完的?我壓力好大…
每個學期總有這麼想哭的時候。

即使在人前我也許是個成績好、腦子靈光,或被認為是天才型的人,實際上承受著相當的壓力。為何沒人明白?平日我那故作輕鬆的——仍看動漫、不願為課業熬夜,看似不怎麼為課業努力的行徑只是種逃避。

實際上非常在意學分、成績。


分享到微信


忘了為什麼會聊到這個。


分享到微信


花了不少時間編修,總算給部落格換了個樣子——這真是件耗時耗力、麻煩透頂的事啊。


分享到微信

上篇所說,這陣子相當忙,故在此報告所進行過的事,湊數當個更新。

26.03.2013 星期二
7:00pm-10:30pm 功夫之夜第N次彩排
28.03.2013 星期四
8:00pm-10:00pm Ekspo Jualan 講解
29.03.2013 星期五
3:00pm-12:00pm 功夫之夜試台、彩排
30.03.2013 星期六
8:00am-2:00pm 功夫之夜最後一次彩排
7:00pm-12:00pm 功夫之夜
31.03.2013 星期日(今日)
7:30am-12:30pm Georgetown Sketch-walk
1:30pm-3:30pm 參觀 Big Bad Wolf Books 書展

最後附上一張 Sketch-walk 後等待朋友來載,那約莫一小時間作的素描。


對速寫不在行,所以實際活動時的素描都是亂七八糟,那些就不放上來了。


分享到微信


最近基本上忙的兩件事—— Project (以下稱之為項目),和為功夫之夜的練習及彩排。幾個項目的報告得在這兩個星期內交上,故忙得焦頭爛額,實際上壓力相當大。


分享到微信


寫故事時總面對這樣的問題。以為已經敲定大綱,動筆卻感不順,彷彿無法將自己融入那個世界裡、無法舞動起那心裡的旋律;苦思冥想後,只剩詞不達意的文字,和個人的懊惱;最後往往只落得個腰斬的結果。總覺反倒是要說出真心話容易得多了,無須無中生有,句句都是確切的心意。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老鼠爱大米》是我中二时非常红的一首歌曲。不知为何一直以为那是首翻唱的旧歌,直到最近重温后到网上搜索了资料,才知道那确实是当时的新歌,倒是后来的确被多人翻唱,更有其它多个语言的版本。


分享到微信

昨晚非常非常非常难得地,与友人聊起了一件心事。一件心事可以挂念如此多年,早已经到了死胡同,心理上的负担越来越重。

在圈子里,我老爱扮演观察者的角色,在一旁看与听其他人的事、纳入我的“数据库”里;自己的事则点到为止。或许因此会有谁对我的事,尤其感情世界,或好奇、或鸡婆、或美其名为关心而感兴趣吧。可毕竟倾诉对象并不只需要值得信用而已,还需要能给你有用的建议,否则也是无用,不过是多一次勾起烦恼罢了。

如此难得有适合倾述的对象和时机,就说了那短短的故事,很高兴友人通过这一点点资讯就能理解我的心情(果然是过来人?)。

把憋在心里的事说了出来,舒畅自不用说。更重要的是,真的非常感谢给的鼓励和建议,让我有了一点打算。

——一三年四月七日早,边听着《落幕烟花》写。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預祝蛇年快樂。恭喜發財,紅包$$拿來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信


考试结束后即参加了学会的武术集训;与去年的不同是因为要避开农历新年,故在一月就举行。


分享到微信


最近爱上的一首歌。



分享到微信

冥 COS 大蛇丸
小蝠 COS 萬蛇

2009年我的第一部手機Nokia 1200


分享到微信

Copyright © 2007- Zed Woolf,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