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地址遷至 www.myWoolf.com


這是《X戰警》裡的金剛狼 (Wolverine)。


這是會「嗷嗚~」的狼 (wolf)


這才是真正的 wolverine


分享到微信



如題。其實我好想出去玩…


分享到微信

學期中課業、活動繁忙,卻還是有機會到書局走走;價格使然,『未讀』的書久久才增加幾冊。家人買的靈異懸疑短篇小說,倒是興趣缺缺,不在此列中。

假期是『解決庫存』的好機會,至此已將林悅《悅有趣》、護玄《因與聿案簿錄》僅擁有的一至四冊、及翎龍《我也曾經放牧。時間》讀完。

不只是書,下載後存在電腦裡的動畫和電視劇也一樣,《×××Holic 續》、幾部《世界奇妙物語》的特別篇、《打工吧!魔王大人》、《百鬼夜行抄》和《35歲的高中生》,全部解決。

到醫院把腿上一顆東西割了,果然是油脂腺堵塞後的產物(身體有啥不對,往往靠著自己的一點學識就能推敲出原因;但要注意勿過分自信,且萬萬不可胡亂治療便是),縫了七針。好久以前補過的牙又疼了起來,心情自然不好。

假期前就想著要去買本素描簿,想乾脆不停地畫就好了;兩個星期以來在腦中勾勒的線條清晰了又模糊、模糊了又在那上面塗上新的顏色,手卻實際一點沒動。寧願在心中咒罵匿藏牙縫間,後來造就齲齒的牙垢,把幹勁漸漸消逝歸咎於這裡那裡的不順心,另一廂卻想著要如何才能享受這個假期便是(暗地裡的不死心啊)。

愛聯誼的女孩偶爾打開電腦回复信息,卻嗅到字句間淡淡客套的味道;與其的聯繫,也只有如此而已。


# 假期還有:八個星期


分享到微信

很多時候,比起虛構的故事情節,更喜歡閱讀散文。作者的回憶、平靜述說的故事,給懵懂時期的我造就不少的憧憬,悄悄地把那認定為生活中欲追求的浪漫,而隨著年齡漸漸地增長,這份浪漫也漸漸地清晰了起來。

也許又是哪個作者說的,散文是不成斷行的詩(什麼人說過哪句話,並不比數理課本上的方程式好記)。表示同意,因為即使寫的是生活,那也是詩啊。

可是,也不是所有散文都愛的,正如不是每種詩意都能對上胃口。更多時候是沒能吸引我沉溺的——年代太近的無聊,太遠的無法想像;年紀小寫的有強說愁的嫌疑,年紀大寫的又嫌字句間有倚老賣老的意味了。

要怪誰呢?是否要怪讀得多了,口也刁了?因為印象中更早一段時間的我是較不挑食的,只要人們說那是寫得好的就能讀完。

罷,轉念想想現在這樣,若能讀上哪段引人的文字、或喜歡上哪位作家的散文,豈非更難能可貴。

——一三年七月七,閱《我也曾經放牧。時間》中


分享到微信

Copyright © 2007- Zed Woolf,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