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地址遷至 www.myWoolf.com

讀·散文

很多時候,比起虛構的故事情節,更喜歡閱讀散文。作者的回憶、平靜述說的故事,給懵懂時期的我造就不少的憧憬,悄悄地把那認定為生活中欲追求的浪漫,而隨著年齡漸漸地增長,這份浪漫也漸漸地清晰了起來。

也許又是哪個作者說的,散文是不成斷行的詩(什麼人說過哪句話,並不比數理課本上的方程式好記)。表示同意,因為即使寫的是生活,那也是詩啊。

可是,也不是所有散文都愛的,正如不是每種詩意都能對上胃口。更多時候是沒能吸引我沉溺的——年代太近的無聊,太遠的無法想像;年紀小寫的有強說愁的嫌疑,年紀大寫的又嫌字句間有倚老賣老的意味了。

要怪誰呢?是否要怪讀得多了,口也刁了?因為印象中更早一段時間的我是較不挑食的,只要人們說那是寫得好的就能讀完。

罷,轉念想想現在這樣,若能讀上哪段引人的文字、或喜歡上哪位作家的散文,豈非更難能可貴。

——一三年七月七,閱《我也曾經放牧。時間》中


分享到微信

2 則留言 臉書留言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您的一個留言就是很大的鼓勵!

(: 沒有 Blogger 帳號的讀者,請選擇『名稱/網址』留下您的大名! :)

Copyright © 2007- Zed Woolf,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