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地址遷至 www.myWoolf.com

翻出的旧稿*

2010年12月21日

迷惘不容易用圖像表現出來,不能單是在頭上畫個問號就能表達的,迷惘並沒有那麼可愛。

我迷惘了……一次又一次的,也許我從來就在迷霧裡,看不透每個你、我、他。我的迷惘不是疑惑,因為我的心裡怎樣都會有一個給自己的答复,一個自己認為是這樣的答案;會迷惘的原因也許只是……這答案並不那麼地被自己的“自尊心”接受。

於是開始思考。理性與感性都在試著說服對方,而我從來沒有得到一個皆大歡喜的結論,只能又把這個爛攤子丟給下一次的思考,努力暫時地遺忘,或許在若干星期後,因為某件事、某個人,再一次地重複鬱鬱寡歡的時期。

我想我一開始就已經決定當個逃兵,說是‘決定’也真真正正地感到慚愧,因為不止一次地反复。這次也是難得打定主意,不去面對,卻在事後焦急地探索着蛛絲馬跡,自虐地希望看到想逃避的事,也是想借這樣的衝擊轟炸我,放棄吧放棄吧……把我的堅持榨得一滴不剩吧。最好我可以完完全全地忘記,最好我可以被打垮了,然後在那兒自怨自艾,怪全世界都不了解我……


我竟然在上头注明“如果记得的话,请在很久以后,才把这篇发在公开部落格”;而我根本一直都没有忘记,以为现在应该是时候了。为什么犹豫?为什么不舍?结果我本就预计了不是吗?

把寄托迷惘的文字翻出
——抛了,忘了,然后是重新;是继续?我需要多一点勇气。


分享到微信

5 則留言 臉書留言

Copyright © 2007- Zed Woolf,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