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MyWoolf.com

倾诉

昨晚非常非常非常难得地,与友人聊起了一件心事。一件心事可以挂念如此多年,早已经到了死胡同,心理上的负担越来越重。

在圈子里,我老爱扮演观察者的角色,在一旁看与听其他人的事、纳入我的“数据库”里;自己的事则点到为止。或许因此会有谁对我的事,尤其感情世界,或好奇、或鸡婆、或美其名为关心而感兴趣吧。可毕竟倾诉对象并不只需要值得信用而已,还需要能给你有用的建议,否则也是无用,不过是多一次勾起烦恼罢了。

如此难得有适合倾述的对象和时机,就说了那短短的故事,很高兴友人通过这一点点资讯就能理解我的心情(果然是过来人?)。

把憋在心里的事说了出来,舒畅自不用说。更重要的是,真的非常感谢给的鼓励和建议,让我有了一点打算。

——一三年四月七日早,边听着《落幕烟花》写。



分享到微信

4 則留言 臉書留言

Copyright © 2007- Zed Woolf,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