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回顧的二〇二〇年年末回顧


也許二〇二〇年對一些人來說是特別的一年,但對我來說並非如此——至少,我的生活並沒有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

如果給二〇二〇年設一個主題,那絕對是「二〇一九年新型冠狀病毒」(最初稱「武漢肺炎」)的疫情,我國自三月中實施「行動管制令」以來,也就那幾個星期換成居家工作(沒有休息)。到了第二個階段「有條件行動管制令」時,就回到通勤上班的日常了。

當然,這也是一種幸運。比起生計受影響,我寧願如此,但仍要擔憂接下來幾年的整體經濟。

與經濟疲軟的現象相反,股市在年中卻是一片歡騰。其實三月時就想過要不要加碼投入,但憂心工作不保而選擇保留更多現金,後來看着很多投資小白卻因手套股或炒股賺得盆滿鉢滿,心裏確實不是滋味,只能安慰自己「跟隨適合自己的步伐,只要是正確的投資總會得到回報的」云云。

閱讀方面,並不比往年讀得多或明顯有質的提升,買書量倒是多了一點點(錢沒有不見,只是變成了你喜歡的樣子)。差別在於,盡可能閱讀實體書,以便加速「清掉」那些買了幾年還藏在櫃子裏的書籍。

┑( ̄Д  ̄)┍


因爲看了以「轉生回到過去」爲設定的一個漫畫,也不時會幻想如果我也回到過去會怎麼樣。漫畫裏的主人翁回到過去,因爲已經知曉了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知道哪些人是朋友哪些人是要害她的人,所以改變她應對事情的方式,也就往較好的方向發展了起來。而我一開始也是這樣想的——

如果我在某個時候這樣做或不這樣做,就可以把握住那些錯過的機會、就可以留住那些離開的人、就可以達至很不一樣的結局等等……

但是越想越害怕,如果事情並沒有往我想要的方向發展呢?還有,我真的非要改變那些經歷過的事情不可嗎?

小說《去你的心靈大師》裏有寫到,人的一生就是在「如果那時…」和「說不定有一天我也可以…」中度過的,對過去的悔恨和對未來的期許是一體兩面的。正因爲有遺憾和悲哀,才能感受到喜悅和幸福。

我的生活大致上也是過得越來越好的,物質上和品質上都是。來自一個面臨相當經濟壓力的家庭,到現在不愁吃穿甚至可以偶爾享受奢侈;從陰鬱孤僻又衝動魯莽的怪小孩變成成熟穩重(相較之下啦)的男人了,我期望中的未來也是會越來越好的。

也許還是會失望,但誰知道會不會有驚喜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您的一個留言就是很大的鼓勵!

(: 沒有 Blogger 帳號的讀者,請選擇『名稱/網址』留下您的大名! :)

Copyright © 2007- Zed Woolf,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