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地址遷至 www.myWoolf.com


我並非懷念那段日子 8/25/2016
這是機緣吧。在自己的部落格(這裏)以關鍵字搜索,映入眼簾的卻是一篇篇二、三年前的文章——那些我在大學時期偷閒(擠出時間),有着現在看來是輕輕的情懷,在「撒進暮日空洞餘暉」的宿舍房間裏,敲下的博文。

以及那些溫暖的,曾經出現過的博友們的留言。

最近好嗎? 8/26/2016 (1)
「怎麼可能會好?!」,會想這麼地頂回去。

但總轉念一想,應該多表現地積極樂觀一點,而不是成爲一個愛抱怨的討厭鬼,就把問題吞進肚子,大聲地答道:「很好!」

並配上一個笑臉符號。

我心裏有着跟以前一樣的大坑洞,而且再不認爲可以填補起來 8/26/2016 (2)
是哪裏不好了?生活狀況很好、財務日趨穩健、健康方面大毛病是沒有的,精神方面也是硬是穩定下來的……

因爲我需要某種可以沉溺其中的事物,即使不相信有終極的意義(這是個哲學問題了,暫且不談)。這件事必須要有可見的成就,才能持續地刺激多巴胺分泌,狂喜而非因爲太閒而想起那個空洞,越掘越深。

人是追求快樂而逃避痛苦的。


分享到微信


獨裁者手冊:為什麼壞行為幾乎總是好政治
The Dictator's Handbook: Why Bad Behavior is Almost Always Good Politics

「一個人做一件事情總有兩個理由:一個好的理由,和一個真正的理由」。這部由紐約大學的兩位政治學教授所寫的專著,以《獨裁者手冊》為名,並不教讀者如何成為一個獨裁者,而是主要是以政治生存理論,探討政治領導人所做政策背後的動機和理由。


分享到微信


道德部落:道德爭議無處不在,該如何建立對話、凝聚共識?
Moral Tribes: Emotion, Reason, and the Gap between Us and Them

無可否認的,人類在這個世界裡是個相對特別的物種,有著其它動物無法比擬的思考能力。可地球上幾十億人類不可能擁有相同的思考方式,於是在不同的人類和部落群體之間,難免產生了各種不同的價值觀和道德立場。「一百個人就有一百種正義,你的正義未必是他人的正義」。如果人人都是一座孤島,那麼這個問題當然就不成問題了。然而不然,大多數情況下一個人類必然需要跟另一個(其實上是很多個)人類接觸、共同生活;而尤其在這樣一個往全球化、國際化發展的人類社會歷史中,人類群體更會與另一個(其實上也還是很多個)人類群體接觸,在公共議題上不同價值觀就會互相碰撞,甚至引發衝突了。

這部由哈佛心理學教授約書亞·格林 (Joshua Greene) 所著的《道德部落》正是從演化心理學、腦神經學、哲學三個面向探討當人們面對這種因為價值觀不同而生的道德爭議時,有何方案可以緩一緩、想一想,以致找到共識?


分享到微信


美麗新世界 Brave New World

小狼啐啐念
這一年要說平日裡有什麼消遣,那就只是讀書了。最重要的動機是要知道更多仍不知道、沒想過的事情(知識),要達成這個目的需要記憶和思考。即使老功利地想著讀完某本書一定要有所得,卻沒有做筆記的習慣,偶爾也會有『記得的不理解,理解了的不記得』的情況。在退而求其次的情況下,就在部落格撰文,當是一個記錄(見#讀書分類)。

反烏托邦三部曲
這篇要寫的是英國作家阿道斯·赫胥黎 (Aldous Huxley) 於 1932 年發表的反烏托邦小說《美麗新世界》。烏托邦一詞,指的是虛構的理想國,通常描述為擁有完美的社會、政治與法制。而反烏托邦的作品,則通常描寫一些看似美好(或生活在其中的人會感覺非常美好)的社會,而作為旁觀者的我們看來卻是恐怖、惡劣和極端的。就我觀察,常以集體主義作為題材,再在環境、極權政治、科學技術、道德倫理等上延伸,杜撰出這樣一個社會。

《美麗新世界》與《我們》、《一九八四》並列為反烏托邦小說的三大經典,在今年內先後讀完。


分享到微信


最近全球熱議的要數 Pokémon GO 這個遊戲了。
當人們拿著手機上山下海尋找皮卡丘、噴火龍的時候,
有一只狼卻向不同的目標伸出了 毒手 爪子 精靈球……


分享到微信

Copyright © 2007- MyWolfSirius. Created by Zed Woolf,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