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地址遷至 www.myWoolf.com

所賜,許多女性自拍「畫風」一轉,變成了叫不出名稱的風格……

我不清楚爲什麼這麼多女性熱衷於這種「搞怪照」,可作爲一名健康的異性戀男性(🐺),我還是更喜歡看到美照、萌照、性感照等等。(實際上,翻一翻網絡相冊就會發現大多數其實非常漂亮)

所以,真心由衷地請諸位姑娘,別再隱藏妳的美,可以用「正常」一點的方式自拍嗎?



分享到微信


哥倫布大交換:1492年以後的生物影響和文化衝擊
The Columbian Exchange: Biological and Cultural Consequences of 1492

如果要來個「一分鐘看懂哥倫布大交換」,我會拿來一幅世界地圖,在美洲與歐非大陸之間畫上來往的幾個箭頭。但這樣的生物交換所帶來對歷史的影響,可就不是一言兩語就能說完的。


新世界與舊世界 [圖片來源:網絡] + 我亂畫的箭頭


克羅斯比的這部著作《哥倫布大交換》,出版於上個世紀七十年代,至今已四十年有餘。也許今時今日我們不覺有什麼特別,但在那個時候,以生態學對文化歷史做出詮釋可稱上是個創舉了。於是後來,《哥倫布大交換》也成爲了環境史的「開山文獻」之一,書名也成了一個經典術語。


分享到微信


巴托比症候群 Bartleby y compañía

還沒有讀完這部作品,就急急地要在這裡寫下讀書筆記了——如果不是一直這樣把握住可以寫的時間和機會,我早就成為一個『巴托比』,也就不會在這渺無人煙之地再添新的文字了。

巴托比是美國作家赫爾曼·梅爾維爾在他的小說作品《錄事巴托比》 (Bartleby, the Scrivener) 中塑造的一個角色。在華爾街交易事務所擔任抄寫員的巴托比,是個選擇『不作為』、從心底否定這世界的一個怪人。而在這部奠定比拉-馬塔斯文學大師地位的作品之一,這樣一部非傳統形式的小說裡,『巴托比作家』是一群不事寫作、或不再寫作的人。


分享到微信


我並非懷念那段日子 8/25/2016
這是機緣吧。在自己的部落格(這裏)以關鍵字搜索,映入眼簾的卻是一篇篇二、三年前的文章——那些我在大學時期偷閒(擠出時間),有着現在看來是輕輕的情懷,在「撒進暮日空洞餘暉」的宿舍房間裏,敲下的博文。

以及那些溫暖的,曾經出現過的博友們的留言。

最近好嗎? 8/26/2016 (1)
「怎麼可能會好?!」,會想這麼地頂回去。

但總轉念一想,應該多表現地積極樂觀一點,而不是成爲一個愛抱怨的討厭鬼,就把問題吞進肚子,大聲地答道:「很好!」

並配上一個笑臉符號。

我心裏有着跟以前一樣的大坑洞,而且再不認爲可以填補起來 8/26/2016 (2)
是哪裏不好了?生活狀況很好、財務日趨穩健、健康方面大毛病是沒有的,精神方面也是硬是穩定下來的……

因爲我需要某種可以沉溺其中的事物,即使不相信有終極的意義(這是個哲學問題了,暫且不談)。這件事必須要有可見的成就,才能持續地刺激多巴胺分泌,狂喜而非因爲太閒而想起那個空洞,越掘越深。

人是追求快樂而逃避痛苦的。


分享到微信


獨裁者手冊:為什麼壞行為幾乎總是好政治
The Dictator's Handbook: Why Bad Behavior is Almost Always Good Politics

「一個人做一件事情總有兩個理由:一個好的理由,和一個真正的理由」。這部由紐約大學的兩位政治學教授所寫的專著,以《獨裁者手冊》為名,並不教讀者如何成為一個獨裁者,而是主要是以政治生存理論,探討政治領導人所做政策背後的動機和理由。


分享到微信

Copyright © 2007- Zed Woolf,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