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地址遷至 www.myWoolf.com


失控的正向思考
Bright-Sided: How Positive Thinking is Undermining America

閱讀者常說:「讀書的速度趕不上買書的速度」,而我不願如此,前一段日子減少了買書的次數(爲此需要壓抑欲望),並且「閉關」,要把買回來的書盡快讀完(然後又可以買新書了😁)

~去旅行也會帶上一本書的小狼


首先要感謝書友、我愛閱讀群組版主一夕(EC),當我說這本《失控的正向思考》在欲讀清單已久時,他即提出借閱——對我來說這不僅僅是可以省錢(省錢是爲了買更多的書!),也感覺到了被信任的感覺,竟有點小感動?

然而我必須坦承,想要閱讀關於『正向思考』這個主題的資料時,我是已經帶着一定的偏見的。


分享到微信


0.001的視力看世界
だれか、ふつうを教えてくれ!

博主:因身體的疲累與混亂的思緒,而無法靜下心來好好寫作。包括部落格的讀書專欄,往往只打開了撰寫頁面,就無從下筆,有多少篇文章就這樣不了了之。
我希望能有一個安靜、放鬆的環境,以及自身也能睡眠充足並精神飽滿,不緊張、不焦慮,慢慢地嘗試找回寫作的感覺。

這次適逢檳州連假,週末回到(幾乎)無人的公司辦公室,希望可以順利地「補完」本早該寫好的多篇讀後心得。如果文章裏所寫的與實際書籍內容有出入,請原諒我。畢竟都是多個星期前,甚至多個月前讀完的書,現在僅憑記憶寫文。

這也是我從圖書館借回來,一本篇幅不長的書,應該算是散文類吧。

倉本智明是日本的社會學家,也是一名視障者。直至二十幾歲爲止,他一直過着弱視者的生活,但隨着視力每況愈下,到二〇〇六年時已近乎全盲[1]。雖然身爲殘障人士,但倉本除了在多個大學擔任兼任講師外,更以其視角分析社會,而建立了獨特的『殘障學』理論。這本《0.001的視力看世界》便是倉本的獨立著作。

在書裏,倉本指出雖然他作爲一名殘障人士[2],但仍想像『普通人』一樣過活——他指的不是奢望身心恢復健全,而是希望能夠與社會上的健全人士『共生』——基於平等的立場從事活動、共同生活(相信這也是大部分殘障人士的願望)。爲了更好的解釋他的立場,倉本以小學時代打棒球的經歷作爲一個例子。


分享到微信


天才費曼:科學與生活的探險家
No Ordinary Genius: The Illustrated Richard Feynman

當提起「科學家」這個詞,腦海中會浮現出身穿白袍、嚴肅的認真狂人、嘴裏掛着你聽不懂的術語,彷彿高高在上,只可遠看不可近攀的高傲傢伙——即使我知道那不爲真,但要怪誰呢?大部分人從沒接觸過真正的科學家,自小爲教育意義而塑造的科學家形象深置腦中。也難怪《生活大爆炸》一劇會爆紅(小狼是粉絲😀),在劇中我們看到一羣阿宅科學家也有真摯的感情,搞笑有趣,與我們一樣也是個普通人罷了。

但在現實中,一般人能認識的有趣但偉大的科學家並不多,美國物理學家理查·費曼便是這極少數的其一。全憑他平日裏愛搞怪又愛出風頭,才有許許多多的軼事流傳下來,甚至有專書收錄,成爲少數形象鮮明生動科學家之一。

這本《天才費曼》 是英國廣播公司 (BBC) 製作人克里斯多夫·西克斯收錄了他曾製作的三部關於費曼的紀錄片:《發現的樂趣》、《尋找唐努烏梁海》、《非常天才》,和系列短篇《想象的樂趣》中,與費曼本人、他的家人、朋友、和一些與他一起工作過的人的訪談與對話。我將它視作一本形式有點不一樣的傳記,通過那些人的眼,認識這位趣味十足的天才科學家。


分享到微信


這是一篇關於去圖書館借書的漫畫。


分享到微信


哲學大師寫給每個人的政治思考課
Política para Amador

不瞞各位看官說,筆者自小接受的教育——不論是正式教育還是非正式教育,都對政治之事並不注重,甚至有所避忌。也許是出自於對當權者以及某些惡法的恐懼,父母或老師在某些時候都說過「學生的本分就是好好唸書,不要去攪和政治之事」之類的話。我在很長時間裏都以爲「政治是骯髒/黑暗的」,不是像自己這種擁有大好前途的文藝青年[1]應該去觸碰的,直到後來意識到不論如何自命清高都不可能逃離政治——政治不只是一些老傢伙在爭奪部長職位,而對生活在社會裏的每個人都有着直接的影響。

正如古希臘人把那些從不參與政治的傢伙稱爲 "ἰδιώτης, idiōtēs" 一樣(衍生了英文的 "idiot" 傻瓜一字),不理會政治顯然不是明智之舉。在西班牙哲學家費南多·薩巴特的這部著作《哲學大師寫給每個人的政治思考課》[2]的序言裏,作者就義正辭嚴地把內容歸納爲四個字:「別當傻瓜!」,然後才在接下來的章節裏慢慢解釋清楚這個忠告。


分享到微信

Copyright © 2007- Zed Woolf, licensed under CC BY-NC-ND 4.0.